<option id="cyuca"></option>
  • <table id="cyuca"><input id="cyuca"></input></table>
    x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六百員工“疫”線守礦山
    作者:朱常林 發布時間:2022-03-25 14:49 閱讀次數:301
    分享:

      新橋礦業公司按規定轉為封閉式生產后,600多名員工留守礦山,戰“疫”情,保生產,用愛與堅守奏響春天的戰“疫”交響曲。


      夫妻雙雙留崗近在咫尺難相見

      選礦廠硫精礦發貨現場,行車工汪小翠駕駛的行車在礦倉上方上下翻飛。實施生產閉環管理以來,盡管礦產品外銷已暫停發貨,但是為保證六國化工、華興化工等公司的正常生產,內供沒有間斷,每日銅精砂、鐵精砂、硫精砂累計發貨量都在4000噸以上。

      汪小翠是礦山明星班組、全國五一巾幗標兵崗——選礦廠行車崗負責人。丈夫王義同在選礦廠工作,是生產調度員、生產骨干,曾獲評礦業公司崗位標兵。新橋礦業公司轉為封閉式生產后,選礦廠動員管理人員、部分技術員、班組長、生產骨干和身體素質較好的男同志留守崗位,而對于女同志或夫妻兩人已有一方留守崗位的,廠里持“勸退”的態度。然而,早上才下大夜班的王義接到通知后卻立即報名。按理丈夫報名留守,汪小翠可以按要求居家休息,但她卻拒絕了領導的好意,與丈夫一起奔赴礦山。為了趕上最后一班開往礦區的通勤車,兩人簡單地收拾好衣物匆忙下樓,到了單位才想起家里的燈都沒來得及關。

      這幾天汪小翠和其他留守“空嫂”一起堅守崗位,白天裝貨、發貨,晚上倒運銅砂、配礦,夜間休息就在行車或班組的凳子上“瞇”一晚。特殊時期,她們還要兼顧協助磨浮加藥、加鋼球等工作。而丈夫王義則奔忙于磨浮、碎礦車間協調生產,參與配礦、選礦。幾天以來,這對結婚25年未曾分開的兩口子工作地點相隔不過百米,卻近在咫尺難相見。

      圖為汪小翠正在駕駛行車發貨。


      黨員小兩口的蜜月之“旅”

      3月21日深夜12點,工程工區井下負300米中段三分層E206采場,年輕的共產黨員、工程工區副區長馬偉杰仍在充填現場查驗膠凝材料配比并進行充填前的安全確認。你一定沒有想到,他新婚才20天,尚在蜜月期。

      2014年,采礦工程研究生畢業的馬偉杰入職新橋礦業公司。幾年前,他與“礦二代”、質量計量監督中心化驗工芮璋瑩相識相戀,并于上個月月底攜手步入婚姻殿堂。芮璋瑩曾在海南服役,之前兩人約定完婚后赴海南度蜜月順便看望戰友。誰知,馬偉杰因工作忙一直脫不開身,好在同為共產黨員的芮璋瑩理解支持丈夫的工作,新婚第三天兩人雙雙返回工作崗位。3月初,眼見我市疫情防控升級,敏感的馬偉杰擔心市內人口密集、繁雜,小區管控會影響上班,便和妻子、岳父母商量一起搬回礦內生活區,與芮璋瑩的父母暫時擠在小小的兩居室。芮璋瑩戲稱此舉既安全了自己也方便了單位。新橋礦業公司實行封閉管理后,這對有默契的小兩口篤定對方的選擇,分別在各自單位報名留守。

      “我現在連補度蜜月都不敢承諾,因為單位工作一直很忙不好意思休假!”電話里,聽得出丈夫愧疚滿滿,妻子芮璋瑩的話卻極盡體貼寬慰:“特殊時期,比起一線的醫護人員我們已經好很多了。咱們各自留守崗位,就當在礦里蜜月旅行了!”

      值得一提的是,芮璋瑩的父親芮文順是綜合保障公司副井食堂負責人,此次封閉式生產,芮文順帶領食堂16名炊事員留守食堂,每天從采購到切配、洗、燒、打飯,工作量一下子增加了好幾倍。封閉管理后,他每天最多只睡四五個鐘頭,身上即使穿著單衣也能被汗濕,高強度的勞動加上休息不好,痛風的老毛病發作,芮文順每天忍著疼痛,踮著腳在食堂里四處奔忙,還不忘笑著鼓勵同事們堅持。

      圖為芮璋瑩正在化驗礦產品。


      一家四口分居四地各有分工

      工程工區全尾砂充填站。晨起,查檢過充填設備,在崗位上吃過早飯,操作工陳林在微信群里向家人介紹自己單位留守人員的后勤保障情況。這次礦里通知實施封閉式生產時,陳林正好白班當班,作為一名有著近30年工齡的老師傅,強烈的責任擔當驅使他主動報名留守。事出緊急,又毫無準備,怕家人擔心,他一直在群里報備自己的生活、工作狀況。

      這是家庭群,成員只有6人,自己老兩口、親家夫婦還有兒子和準兒媳。兒子和準兒媳工作忙,長期“潛水”,親家公第一時間點贊:“為你和礦山的主人翁點贊,為你們單位想得周到點贊!”看到親家為自己豎大拇指,陳林打心眼里感到驕傲,但立馬又焦慮起來:“我就擔心星月可能克服當下的不方便?”——張楊星月是陳林的準兒媳、市立醫院兒科護士,跟他兒子是高中同學。陳林的兒子陳康2014年大學畢業后直招至海南某水面艦艇一線作戰部隊,長年在外,已經一年多未歸家。3月初,兩個相愛的年輕人打了結婚報告且通過了部隊政審,可眼下兒子在部隊不能歸家,銅陵疫情升級,張楊星月堅守“疫”線,山海相隔,兩人遲遲不能領結婚證。

      3月15日,張楊星月隨醫療組赴樅陽縣程瑤湖鎮駐地為村民們做核酸檢測,這是她第一次抽到外地戰“疫”一線。張楊星月乖巧孝順,陳林兩口子拿她當女兒一樣疼惜,自然怕她受累更擔心她的安危。

      “這疫情鬧的,我們一家四口分居四地!”54歲的陳林自豪地說,兒子在海南守護國門,媳婦在抗“疫”一線守護家鄉百姓健康,他留守單位保生產建設家鄉。他還打電話囑咐老伴,在家隔離聽指揮,不添亂也是在為家鄉做貢獻……

      圖為陳林正在清洗充填料攪拌筒。


      四個男人“靜等花開”

      電話采訪選鐵廠黨支部書記王運福,得知實施封閉生產之時,正值該廠停產檢修,又逢后期井下未排磁鐵礦出礦計劃,于是廠長、書記帶領兩名安全員調度員留守,其余人員居家。

      “暫停鍵”、慢節拍也沒讓四個男人閑下來,輪流值守廠里的環保水泵,檢查設備,補充臺賬、謀定后期生產計劃、打掃衛生等,支部書記還要實時統計上報員工居家情況、每輪核酸檢測信息。正式留守的第一天,趁著貨倉停運,三人(一人輪流值守水泵)對百米長的行車過道上的積礦進行了徹底清理。人少力單,三人用鐵鍬一點一點鏟了將近一天。

      “太累了,反正停產也不著急了,為什么不等解封了大家一起來干?”起先筆者不太能理解這種“勞苦”,王運福的回復卻讓人提振信心:“疫情管控,大家都很著急,我們在廠里做好明天就復產復工的準備,這,就是我們留守的意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